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叶知秋:用情感解读文字

世事变幻,人生无常,无法左右;触景生情,性情文字,率性而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很喜欢这样的的一句话:“我现在的快乐只想在闲时喝一杯清茶,看点新书,无论他是讲虫鸟的歌唱,或是记贤哲的思想,古今的刻绘,都足以使我感到人生的欣幸。” 对于写文章,有人说过:“看了如还有工夫,便随便写下一点来,也并无什么别的意思,只是不愿意使自己的感想轻易就消散,想叫他多少留下一点痕迹,所以写下几句。” 对此很是有所感触。文章无论如何平凡,终究是自己的文章,它可以表现平凡自己的一部分的同时,也可以借此有了一个展现平凡人生的机会!并且我也不想自己的感想那么轻而易举地消散!

网易考拉推荐

小人物看历史:你不过是主人的一条狗  

2016-03-12 20:27:16|  分类: 小人物看历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核心提示:曾几何时,感慨相遇很晚。曾几何时,彼此之间秉烛夜谈,只为大破敌军。曾几何时,苟富贵,勿相忘,是彼此的承诺。曾几何时,同仇敌忾,一致对外。谁能长远地预测到一旦位置变了,彼此之间的蜜月期就此终结!所谓坚固的关系,其实脆弱的弱不禁风,稍微的风吹草动,或者稍微的厉害冲突,都完全把曾经的所谓铁血同盟撕扯得七零八落。那残酷的过去,映照着历史周期血腥的循环,映照着惨淡的人生。


平江(今江苏苏州)战役,张士诚部顽强抵抗朱元璋大军八个月,最终城陷被俘。朱元璋一反常态,派出第一谋臣李善长劝降张士诚。而张士诚尽显宁死不屈的勇气,无论李善长用尽花招,威逼利诱,都没有打动张士诚,张士诚抱着必死的心。

人不惧死,什么都不怕,张士诚对李善长说,“你不过就是主人的一条狗,喊你主人出来吧。”想必李善长听到这句话,肯定气急败坏,雷霆大怒,但奈何就是没有办法。最终朱元璋亲自出马劝降。面对老对手朱元璋,张士诚说出了“天日照尔不照我,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。

在元末的那个乱世,各地不断的农民军,高举反元的大旗,各自成为地方割据势力后,到手的胜利岂可以随便拱手给人?地盘是我打下来的,一方霸主,自己做大,权力富贵享受享用,多好。只是,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酣睡?岂容他人过得逍遥?最终仍旧不可避免陷入厮杀的命运。

而张士诚,占据富庶的江浙一代,减免当地百姓的赋税,深得苏浙一代人们的拥护。但奈何,在元末的那个乱世,群雄并起,小富即安,没有多大雄心壮士的张士诚,注定只能是昙花一现的角色,终抵挡不了朱元璋的大军,而人生也走到了终点。

朱元璋是报复心很强的人,当他统治全国后,朱元璋仍旧念念不忘苏州,对苏州军民支持张士诚顽强抵抗八个月的事仍旧如梗在喉,不报仇不快乐。于是,当朱元璋统一全国后,他对苏州一带极端报复施行重税,远远高于全国各地。张士诚统治期间算是仁厚,两相巨大发差下,人们自然更缅怀张士诚。

每个人的最终结局,都不可避免向世界道别,归于尘土,早死或迟死,都是死。假如当初张士诚变节投降,即使幸免于死,但逃避得了初一,肯定逃避不了十五。朱元璋其时为收拢民心,低下身段劝降张士诚,一旦劝降不成功,朱元璋本性的残忍一面就原形毕露,把张士诚锉骨扬灰。而人死,身后事,什么都不知道,而张士诚宁死不屈,留给后世的,是一个大丈夫、男子汉的印象。

假如当时张士诚真是所谓识时务投降,无非就是成为朱元璋手下的傀儡,苟且性命于乱世。一旦朱元璋坐稳江山,结局是不难预料。一旦曾辅助的人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,你的存在就变成对方的巨大威胁,而对你下手了。

如朱元璋阵营一边,很多曾是陈友谅一边或张士诚一边的人才。好听,他们是弃暗投明,不好听,就是变节成“二五仔”。就看立场站在那一边,如何看。那些投降的,比如名将傅友德,为朱元璋打下江山立下汗马功劳,正是陈友谅那边的重要大将,因陈友谅的暴虐,所谓“弃暗投明”到朱元璋身边。

在那个乱世,很多将领都是“西家不打打东家”,一旦没有得以重用,就跳槽到曾经敌对的另一边,如秦朝末年的韩信、陈平,原来都是项羽的一边,因为没有得到重用,才能没有施展,就投奔到刘邦那里。但这些人,一旦所辅助者大局已定,自身的价值到此为止了,存在就是危险,而逃不脱被杀的命运。

一些人,死得壮烈,即使肉体被消灭,但精神永存。正如有句诗这样写到:“有的人死了,但还活着。”张士诚面对朱元璋,虽然是一个失败者,但失败者仍旧值得尊敬。人们记得他,主要是从他统治期间的相对仁政出发,轻徭薄赋,因此,苏南一代仍旧保留很多关于纪念张士诚的习俗。如每年农历七月三十日烧“久思香”(谐音九四,张士诚小名),是吴地人民对张士诚的怀念。

而当初被张士诚大骂的李善长,肯定对张士诚恨之入骨。作为朱元璋的同乡,那个时候,李善长是重要谋臣,陪伴朱元璋左右。朱元璋离不开他,对他信任有加,李善长前途一片光明。而李善长死心塌地为朱元璋效命。自己是千里马,朱元璋是伯乐。

李善长出谋划策,为朱元璋建立大明立下不朽功勋。建国后,论功行赏,封官晋爵,李善长位居第一,深得朱元璋的宠爱,位置何其重要。李善长的儿子,也做了驸马,娶了朱元璋的女儿,彼此之间组成政治利益共同体,关系坚固得不能再坚固了。

曾几何时,感慨相遇很晚。曾几何时,彼此之间秉烛夜谈,只为大破敌军。曾几何时,苟富贵,勿相忘,是朱元璋的承诺。曾几何时,同仇敌忾,一致对外。谁能长远地预测到一旦位置变了,彼此之间的蜜月期就此终结!

只是,这人世必须明白一点,没有什么关系是牢不可破的。所谓坚固的关系,其实脆弱的弱不禁风,稍微的风吹草动,或者稍微的厉害冲突,都完全把曾经的所谓铁血同盟撕扯得七零八落。朱元璋和文武大臣的关系自从朱元璋登基之后,已经完全截然不同,发生了质的变化。

终于,江山打下来了,朱元璋坐上皇帝宝座。曾经不分彼此还和睦和谐的关系,转眼就变成了君臣关系。朱元璋高高在上,曾经的那些功臣良将,在大殿上,需要俯首听命,需要跪下,需要叩头,那个仁义的朱元璋不见了。如此巨大转变,李善长们适应吗?

而朱元璋,也时刻提防着。在权力面前,所有曾经交往的美好,都可以转头扔到垃圾桶。曾经的出生入死共赴患难,都是镜中花,都是水中月没有丝毫值得留恋的。因为,我不再昔日的那个朱元璋,而是独揽大权的洪武大帝,这是朱家天下,神圣不可侵犯不可逾越!

而张士诚对李善长说的“你不过是主人的一条狗”,终于在李善长身上应验。而李善长深刻领会这句话可是花费很长很长时间,到临死之前才领会。

1368年,朱元璋定都南京,坐上皇帝宝座,而身为文武百官第一位的李善长,其时意气风发。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感受多好,能预料到危机就此埋伏吗?一旦身居高位,暗流险滩随时存在。人位置越高,相应地,随时倒下的危险就增加!

曾经共同面对的敌人,陈友谅、张士诚、元朝,都烟消云散了。而一旦身处官场,曾经是同一战壕的大臣们,彼此之间,会分裂成不同的派系,只为了攥取更多的利益。但却忘了,上面还有一个巨大的顶头上司——朱元璋注视着下面群臣的一举一动,逃不过他的“法眼”,一旦时机成熟,制造罪名,罗列罪名,杀无赦!

作为出身最底层从战争中杀出来坐上皇帝宝座的朱元璋,肯定十分珍惜来自不容易的胜利果实。未作皇帝之前,需要文武大臣辅助打江山,所谓“抓颈受命”“忍气吞声”。而一旦身份变了,坐稳江山了,拥有生杀大权,至高无上,就不容挑战了!

为了皇位能千秋万世传下去,为了子孙后代的福祉,从小玩到大的同乡算得了什么,帮自己打下江山的文武功臣算得了什么,怪就怪着你们太厉害,你们太功高震主,太形成危险了。度过了蜜月之后,在开国大典论功行赏大家喜气洋洋的背后,是日渐变化的人心人性。很快随着时间、随着时势变化,开始进入恐怖血腥的场面,人头开始落地!

当朱元璋屠刀举起,被杀戮的对象,就一个一个来,一个接一个来。今朝得以幸免,只是说明朱元璋的屠刀还没有举起,在伺机而动,还没有准备好,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。而朱元璋,就是希望一网打尽,一劳永逸解决心腹大患,解决危险。宁可杀错,不可放过!功臣良将,经过朱元璋一步一步的杀戮,基本殆尽,整个开国元勋体系荡然无存!足见一旦大权独揽,让人疯狂。

从底层走出来的朱元璋,一旦爬上最高统治权,比任何人都可怕。而在朱元璋统治时期,做官员,是一个苦差事,除了俸禄低之外,还随时担心人头落地。朱元璋似乎天生就和官员有仇一样,或许本意是好的,以肃贪名义出发,整顿吏治,但却以此为出发点,打击一大片,牵扯面极大,除了真有部分是贪污受贿,罪有应得该处死,很多就是无辜牵连的。如郭桓案,从中央到地方,被处死的各级官员,达到三万人,导致官员人心惶惶,担心朝不夕保。

当然了,朱元璋可能认为,杀了一大批官员,一样很快有补充者,可以通过科举招揽,不愁没有人做事。谁不希望通过科举跻身上层?没有身处那血雨腥风的官场中,谁能知道那官场的处处陷阱?在外围远远望去,所能看到的,就是做官风光一面,能光宗耀祖,能衣锦还乡。而朱元璋的大开杀戒,死了一大批官员后,通过开科取士,又录取一大批,然后这一大批,又死了一大批,然后又通过科举,再录取。在朱元璋统治时期,做官简直是一个噩梦!只有身处其中,才能确切体会感受身处官场的各式斗争!帮朱元璋打工,这个所谓老板,是绝对难以服侍的!

对于李善长,这样多官员被杀,那些同僚,昨天还一起上朝,今天就不见了踪影,永远消失,内心如何感受?还是认为,这样的遭遇不会降临到自己头上?自己可是功劳巨大啊!就如张士诚被杀之时是1367年,当张士诚死时,李善长应该是毫无恻隐之心怜悯之心的。而张士诚说他是“主人的一条狗”,至于对他内心是否有触动不得而知,但可以肯定的,他绝对不认同张士诚的说法,在事业蒸蒸日上之时,最容易麻痹了双眼,麻痹了认识。我李善长是朱元璋的鼎力助手、第一功臣,谁能奈我何?

1390年,李善长终于走到人生的终点,不是善终,也不是一个人被杀,而是被诛灭三族,全家70多人押赴刑场。曾经风光的第一谋臣,在张士诚死后23年后,竟然落得如此凄凉境地,是李善长们从投军加入朱元璋部哪一刻绝对想不到的。我只想施展抱负,我只想在乱世中博出功名,我只想荣华富贵,而不是想被诛三族。

如果世上有后悔药,没有人愿意帮朱元璋打江山。那个曾经把道义、仁义放在第一位的朱元璋,那个得道多助的朱元璋,登上皇位之后,完全变了样,变得面目全非。但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,李善长们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了代价,当然也博得流芳百世的功名——因为大明是我们辅助朱元璋打下来的。

没有我们,单靠朱元璋,纵使他是天生奇才,三头六臂,都不能开创伟业。但我们,却是以失去性命不得善终株连整个大家族以结尾!如果可以选择,是选择那死后的流芳百世还是生前的平淡无奇而善终!政治原来是这样可怕的东西!

在家天下的封建王朝,李善长们,就是主人的一条狗。张士诚真是说得一针见血,而领悟这些,李善长们,需要用血的代价到死才明白。在人命毫无保障的古代,在拥有生杀大权的皇帝面前,人命无非就是一只蚂蚁,挺多就是一条狗的价值。

伴君如伴虎,皇帝的心思,你不懂!哪像现在,想走就走,不服侍你不就行吗?可在朱元璋时期,你不服侍我,想走哪有这样容易,告老还乡一样逃不脱我制造的天罗地网。普天天下,莫非王土!所以,我佩服张士诚的勇气,佩服张士诚的胆识。他一语道破人臣的命运!

而朱元璋,身处其位,其时无疑认为自己是最大的胜利者。但很多时候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;时候一到,一切都报。没有一个王朝能长盛不衰,如朱元璋的大明王朝,走过了276年后,终于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。而终结之时,他的后世子孙也迎来了惨被杀戮诛族的命运,成为李自成张献忠毫不留情的手刃目标!

当崇祯无望在煤山自杀,朱氏子孙的命运,映照着历史周期血腥的循环,映照着惨淡的人生。而这,是朱元璋当初举起屠刀为确保大明江山千秋万代能想得到吗?没有人可以操纵一切,没有人能以为凭自己的力量扭转乾坤,即使能操纵,能扭转,也只能是一时,而不能永远!就算自认为能改变一切的朱元璋的,都无法做到!

因为历史就在那里,最好的说明,就是历史!就是时间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7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