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叶知秋:用情感解读文字

世事变幻,人生无常,无法左右;触景生情,性情文字,率性而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很喜欢这样的的一句话:“我现在的快乐只想在闲时喝一杯清茶,看点新书,无论他是讲虫鸟的歌唱,或是记贤哲的思想,古今的刻绘,都足以使我感到人生的欣幸。” 对于写文章,有人说过:“看了如还有工夫,便随便写下一点来,也并无什么别的意思,只是不愿意使自己的感想轻易就消散,想叫他多少留下一点痕迹,所以写下几句。” 对此很是有所感触。文章无论如何平凡,终究是自己的文章,它可以表现平凡自己的一部分的同时,也可以借此有了一个展现平凡人生的机会!并且我也不想自己的感想那么轻而易举地消散!

网易考拉推荐

小人物看历史:皇帝的心思,你不懂  

2016-03-10 21:36:09|  分类: 小人物看历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曾经共同面对的敌人,陈友谅、张士诚、元朝,都烟消云散了。而一旦身处官场,曾经是同一战壕的大臣们,彼此之间,会分裂成不同的派系,只为了攥取更多的利益。但却忘了,上面还有一个巨大的顶头上司——朱元璋注视着下面群臣的一举一动,逃不过他的“法眼”,一旦时机成熟,制造罪名,罗列罪名,杀无赦!

作为出身最底层从战争中杀出来坐上皇帝宝座的朱元璋,肯定十分珍惜来自不容易的胜利果实。未作皇帝之前,需要文武大臣辅助打江山,所谓“抓颈受命”“忍气吞声”。而一旦身份变了,坐稳江山了,拥有生杀大权,至高无上,就不容挑战了!

为了皇位能千秋万世传下去,为了子孙后代的福祉,从小玩到大的同乡算得了什么,帮自己打下江山的文武功臣算得了什么,怪就怪着你们太厉害,你们太功高震主,太形成危险了。度过了蜜月之后,在开国大典论功行赏大家喜气洋洋的背后,是日渐变化的人心人性。很快随着时间、随着时势变化,开始进入恐怖血腥的场面,人头开始落地!

当朱元璋屠刀举起,被杀戮的对象,就一个一个来,一个接一个来。今朝得以幸免,只是说明朱元璋的屠刀还没有举起,在伺机而动,还没有准备好,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。而朱元璋,就是希望一网打尽,一劳永逸解决心腹大患,解决危险。宁可杀错,不可放过!功臣良将,经过朱元璋一步一步的杀戮,基本殆尽,整个开国元勋体系荡然无存!足见一旦大权独揽,让人疯狂。

从底层走出来的朱元璋,一旦爬上最高统治权,比任何人都可怕。而在朱元璋统治时期,做官员,是一个苦差事,除了俸禄低之外,还随时担心人头落地。朱元璋似乎天生就和官员有仇一样,或许本意是好的,以肃贪名义出发,整顿吏治,但却以此为出发点,打击一大片,牵扯面极大,除了真有部分是贪污受贿,罪有应得该处死,很多就是无辜牵连的。如郭桓案,从中央到地方,被处死的各级官员,达到三万人,导致官员人心惶惶,担心朝不夕保。

当然了,朱元璋可能认为,杀了一大批官员,一样很快有补充者,可以通过科举招揽,不愁没有人做事。谁不希望通过科举跻身上层?没有身处那血雨腥风的官场中,谁能知道那官场的处处陷阱?在外围远远望去,所能看到的,就是做官风光一面,能光宗耀祖,能衣锦还乡。而朱元璋的大开杀戒,死了一大批官员后,通过开科取士,又录取一大批,然后这一大批,又死了一大批,然后又通过科举,再录取。在朱元璋统治时期,做官简直是一个噩梦!只有身处其中,才能确切体会感受身处官场的各式斗争!帮朱元璋打工,这个所谓老板,是绝对难以服侍的!

对于李善长,这样多官员被杀,那些同僚,昨天还一起上朝,今天就不见了踪影,永远消失,内心如何感受?还是认为,这样的遭遇不会降临到自己头上?自己可是功劳巨大啊!就如张士诚被杀之时是1367年,当张士诚死时,李善长应该是毫无恻隐之心怜悯之心的。而张士诚说他是“主人的一条狗”,至于对他内心是否有触动不得而知,但可以肯定的,他绝对不认同张士诚的说法,在事业蒸蒸日上之时,最容易麻痹了双眼,麻痹了认识。我李善长是朱元璋的鼎力助手、第一功臣,谁能奈我何?

(未完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