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叶知秋:用情感解读文字

世事变幻,人生无常,无法左右;触景生情,性情文字,率性而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很喜欢这样的的一句话:“我现在的快乐只想在闲时喝一杯清茶,看点新书,无论他是讲虫鸟的歌唱,或是记贤哲的思想,古今的刻绘,都足以使我感到人生的欣幸。” 对于写文章,有人说过:“看了如还有工夫,便随便写下一点来,也并无什么别的意思,只是不愿意使自己的感想轻易就消散,想叫他多少留下一点痕迹,所以写下几句。” 对此很是有所感触。文章无论如何平凡,终究是自己的文章,它可以表现平凡自己的一部分的同时,也可以借此有了一个展现平凡人生的机会!并且我也不想自己的感想那么轻而易举地消散!

网易考拉推荐

小人物冷眼看人生:输了蛋蛋,赢了世界又如何  

2016-01-02 20:04:29|  分类: 小人物冷眼看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核心提示:我们每一个人,在尘世的道路上,一直奔走着,一直都怀抱着建功立业的梦想并忙碌着。我们很少审视一下,我们是否需要休息?是否不需要那么匆匆忙忙?我们一直在加油,不敢松懈,唯恐落后于人,我们必须成为超人,才能立于不败之地。我们不知道,沿途很多景色,需停下匆匆的脚步,才能更好欣赏。但我们何曾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去这样做?每天都被驱赶着,直到有一天大彻大悟。

曾担任《非城勿扰》嘉宾的著名主持人乐嘉,遇到人生最难过、男人最为尴尬的伤痛。在户外真人秀《了不起的挑战》中,遭遇蛋蛋的忧伤。事后他撰文,那一刻,无比凄凉,无比无助,唯有孤独。并且,他也发出终极的人生思考自问:“小乐子,如果你赢了世界,输了蛋蛋,值得吗?”这一刻,对他无疑是最值得思考的。

之前所有的努力,所有的拼搏,所有的抛头露面,都只为赢得世界。但此刻,面对男人最为严重的伤痛,有关男人的尊严及面子,乐嘉还是不免后悔及有些自责,后悔自己的冲动,自责自己的保护不周,进而发出“赢了世界又如何”的感慨。

乐嘉的好友,著名作家六六,探望乐嘉时,还给乐嘉送去了《史记》。很明显,就是让乐嘉如司马迁那样振作。太史公司马迁遭受汉武帝的宫刑,忍辱负重,不改其志,写下了千古流传的史学巨著——《史记》。当然乐嘉是因为遭遇意外导致落得如此严重的伤害,伤害等级比司马迁还少,起码还有一个蛋定。

在夜深人静的那一晚,乐嘉痛定思痛,支走了所有人,任由思绪天马行空。内心他肯定生发很多感慨。一个人,在发呆,在思考,在感悟。人前的风光,那只是展现给人看,背后的凄凉,却是无人能分担,只能独自承受。

男人的尴尬,男人的伤痛,终究是独自承受。而这却是难以启齿的蛋蛋的忧伤。身为名人,连这最隐私的伤痛,都不能遮掩,弄得全国皆知。无地自容,却必须坚强!

而痛定思痛的那一晚,如他文章所言,他深刻普及了一生中最重要的生理常识,终于明白“一只在,激战洒种可尽情随意;两只无,大圣一柱也休想擎天。”他也应该庆幸一只犹在,能保留男人最后的尊严。

我们每一个人,在尘世的道路上,一直奔走着,一直都怀抱着建功立业的梦想并忙碌着。我们很少审视一下,我们是否需要休息?是否不需要那么匆匆忙忙?我们一直在加油,不敢松懈,唯恐落后于人,我们必须成为超人,才能立于不败之地。

我们不知道,沿途很多景色,需停下匆匆的脚步,才能更好欣赏。但我们何曾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去这样做?每天都被驱赶着,直到有一天大彻大悟。

就如乐嘉,在此事之前,已经取得俗世标准下的成功,有名有利,是很多人企及不到的高度。但他仍旧没有停下匆匆的脚步,不断参加各式真人秀,而且难度系数越来越大,越来越高,最终不幸酿成今次的不幸事件。祸福相依相伏,从来是真实的存在。

人往往是痛定思痛才明白,才感悟,那样拼,那样向上,究竟是为了什么。悲喜潜在,得失潜在,就看如何看。

而乐嘉的人生终极思考,“赢了世界又如何”,这是无数人事后诸葛亮发出的问题。但即使如此,还是无数人前赴后继地身体力行去实践后,才能顿悟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