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叶知秋:用情感解读文字

世事变幻,人生无常,无法左右;触景生情,性情文字,率性而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很喜欢这样的的一句话:“我现在的快乐只想在闲时喝一杯清茶,看点新书,无论他是讲虫鸟的歌唱,或是记贤哲的思想,古今的刻绘,都足以使我感到人生的欣幸。” 对于写文章,有人说过:“看了如还有工夫,便随便写下一点来,也并无什么别的意思,只是不愿意使自己的感想轻易就消散,想叫他多少留下一点痕迹,所以写下几句。” 对此很是有所感触。文章无论如何平凡,终究是自己的文章,它可以表现平凡自己的一部分的同时,也可以借此有了一个展现平凡人生的机会!并且我也不想自己的感想那么轻而易举地消散!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国式异化:活在仇恨的牢笼里  

2013-04-27 21:02:46|  分类: 中国式系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核心提示:人其实也是一个很记仇的动物,一旦仇恨占了上风,一辈子就可能把仇恨藏在心上摆不脱。见不得别人好,容得不别人快乐。别人的好,别人的快乐,反而处处再添加仇恨的种子。仇恨发展下去,就是想方设法黑对方,造谣中伤。面对对方仇恨的烈火,如果不是直接触及人身伤害,最有效的反击,越是别人打击玩报复,越要沉得住气,越要过得好,越要过得快乐,气死那些曾经作贱自己的人。

 

我们每一个人说别人之时,尤其指责别人之时,都能够找到理由。责人容易,非己困难,看问题的角度,所在的立场,往往造成不同的观点。在这个社会上,每一个人都不可能做到在背后不给人说闲话。曾经看过一个话是这样说的,“曹操也有知心友,孔明也有死对头”。无论你做得多么好,一样有看不惯你的人。如你出钱出力帮助别人,有人说作秀卖弄;如你不出钱出力,有人说你自私没有良心。嘴长在别人身上,别人的嘴巴你绝对管不了。

任何人,不可能讨好每一个人,有人情投意合,成为好友;有人是死对头,巴不得看你落难而置之死地。举个例子,名人余秋雨,所谓文人相轻,文人相贱,虽然他在中国享有盛名,曾做过多届青歌赛的文化知识点评的评委,但在文坛这圈子上,似乎不受文人待见。近日,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院长、现中国戏剧文学学会名誉副主席、剧作家,人在美国的沙叶新发微博称,有人托其转一文,文章措辞严厉,控诉对象涉及文化名人余秋雨,让众多网友怀疑其与马兰的婚姻危机有了“新情况”。作为一个知名人士,有影响力的作家,沙叶新在没有考证事情的真伪之前,就随意转文,也说明他和余秋雨的关系,或许谈不上是敌人,但至少说明他十分讨厌余秋雨!

而余秋雨的妻子很快回应,坚定站在丈夫身边,并回应“如有下辈子,还嫁给他”。随后新沙叶新删除了这条微博。而他与余秋雨曾经一同师从戏剧和电影艺术家黄佐临,也就是同学了,同学相残,以转载他人的文章黑余秋雨,说明人永远是处于变动中,曾经的同窗也可以反过来成为自己的“对头”,给自己致命打击。在本月27日,继马兰发声明否认离婚后,余秋雨也发出题为“锁定造谣者”的声明,文中透露造谣者是自己认识二十年的一位老编剧,余秋雨没有指名道姓说老编剧是谁。但他和老编剧的关系,完全是绝交的“敌人”,已经是很清楚的事实。然后这“敌人”借助沙叶新之微博转文,直捅余秋雨,两人的仇恨是多么大!正如出版人沈浩波在看到声明后称,看完此文觉得触目惊心,人得异化成什么样子,才能把仇恨保留这么多年。仇恨其实伤害不了对手,只能令自己一生活在仇恨的牢笼里。  

人的可怕之处,是仇恨。一旦被仇恨遮掩双眼,目光所到之处,都是仇恨的烈火。许多人对余秋雨在文革中的一些表演不满意,但在那个大时代里面,许多人身不由己成为运动中的一员,没有几个人能洁身自好。固执地拿着他过去的错误不放,誓要把对方打倒才甘心,看不得别人好。这是我们在现实中常见的事情。普通人之间的争斗如此,名人之间的争斗如此,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希望对方消失或从此一蹶不振就开心。而偏偏,世事不往理想方向发展,中国人争强好胜的心态,很是造成越让人踩,越是不能堕落;越是别人打击,越要沉得住气,待到有朝一日功成名就吐气扬眉,气死那些曾经作贱自己的人。

不是为余秋雨说话,只是从中可以窥见这人世的种种争斗。名人之间都这样刀光剑影,没有硝烟的战场,利用互联网,制造假象!不怕流氓耍赖,最怕是流氓有文化。流氓有文化,玩起打击报复,含沙射影的功夫很厉害,而且处心积虑,躲在背后,伺机行动。回到平常人家,只是不同文人之间的斗争写文谣言中伤,许多,无非就是玩弄两面三刀的把戏。曾经看过一篇纪实文章,说一些官员,为了上位,在竞争对手办公室安装窃听器,抓对方把柄,人性如此可怕,一幕幕是在把酒交欢中,怀着目的,背后却是一双双窥视的眼睛。

社会是一个大网,每一个人都是大网的一点。网上的人,所处各自的一点,看似毫无牵连,但人区别于点,是人活动着的。也就是人是活动着点,然后在这个网上,空间就这么大,距离就这么远,人作为一点,在活动的过程中,难免有联系,如从素不相识有交集,连线在一起,也有点与点之间的碰撞。这因缘的网啊,但愿人就是如网上的点,仅是点吧,没有人性的复杂,简单一些吧。如果渗杂了诸多尘世的名利斗争,触目惊心的仇恨引起的斗争,是我们想要吗?


中国式异化:在仇恨的牢笼里不能自拔 - 一叶知秋 - 一叶知秋:用情感解读文字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1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