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叶知秋:用情感解读文字

世事变幻,人生无常,无法左右;触景生情,性情文字,率性而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很喜欢这样的的一句话:“我现在的快乐只想在闲时喝一杯清茶,看点新书,无论他是讲虫鸟的歌唱,或是记贤哲的思想,古今的刻绘,都足以使我感到人生的欣幸。” 对于写文章,有人说过:“看了如还有工夫,便随便写下一点来,也并无什么别的意思,只是不愿意使自己的感想轻易就消散,想叫他多少留下一点痕迹,所以写下几句。” 对此很是有所感触。文章无论如何平凡,终究是自己的文章,它可以表现平凡自己的一部分的同时,也可以借此有了一个展现平凡人生的机会!并且我也不想自己的感想那么轻而易举地消散!

网易考拉推荐

男人四十,放纵魔鬼(原)  

2009-04-25 18:23:12|  分类: 男人四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核心提示:男人面对这么年幼的女子,肯定有着清楚的判断力,知道她们的年龄,却没有把持住内心的恶魔,最终被内心的那份性新鲜需求的邪恶占据了上风,最终是“一失足成千古恨”。不论普通男人,还是身处官位的男人,对性潜意识渴望一种新鲜感,大多数情况下,不关乎身份,关乎人的本性。因此,一些男人不时在外偷腥,这是一种刺激。但此种刺激有违于道德,有违于法律。许多时候,一个四十男人,独自的时候或许能够守身如玉,害怕行差踏错。但如果在一个群体中,在周围相熟的人怂恿下,往往就失去了道德的制约,并且铤而走险,做下了犯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男人四十,在光鲜的外表下,也可以有走兽似的嗜好的。不要以为男人四十,已经走过了人生不短的历程,已经领悟了许多东西,不再怀抱着狂热的心,对性不再有非分之想。男人四十,偏偏在这个时候放纵内心的魔鬼,任由魔鬼肆意乱窜。

        谁都知道,嫖娼是犯法的,也何况是性侵害不满14岁的幼女,这可是很大的罪的。作为四十男人,对此更是对此有着清楚的认识。

    周作人说:“人到底是奇快的东西,一面有神人似的光辉,一面也有走兽似的嗜好,要能够睁大了眼冷静地看着的人才能了解这人与其生活的真相。”——《妇女问题与东方文明等》

        不论普通男人,还是身处官位的男人,对性潜意识渴望一种新鲜感,大多数情况下,不关乎身份,关乎人的本性。因此,一些男人不时在外偷腥,这是一种刺激。但此种刺激有违于道德,有违于法律。许多时候,一个四十男人,独自的时候或许能够守身如玉,害怕行差踏错。但如果在一个群体中,在周围相熟的人怂恿下,往往就失去了道德的制约,并且铤而走险,做下了犯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 贵州省习水县5名公职人员因嫖宿幼女而被逮捕,这个丑闻被上周的《中国青年报》特别报道版曝光,这个县城因此闻名全国。我们知道,受害者中未满14岁的幼女有3名,其余也皆未满18岁。贵州习水官员性侵幼女案一经披露,就捅到了民众道德评判的“马蜂窝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事情的来龙去脉:2007年10月,袁莉在习水县佳和市场非法经营旅社期间,认识了14岁的辍学女孩刘某及其男友袁某,3人商量由刘某及袁某负责寻找女学生,带到袁莉位于习水县老司法局宿舍的租住房内进行卖淫,由袁莉提供场所并联系嫖客。袁莉按嫖资的30%收取“卫生费”,剩余嫖资由刘某及其男友袁某所有。而刘某和袁某“寻找”女学生的方式,是守在学校外面等候下午放学和下晚自习的学生,以要打毒针、拍裸照和殴打等威胁手段加以胁迫。据公安机关查明,先后有11名女生被胁迫到袁莉家中卖淫,其中未满14岁的有3人。从2007年10月至2008年8月间,袁莉先后联系了至少13人前来嫖娼,其中包括5名公职人员和一位县人大代表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5名公职人员是:47岁的习水县政府移民办公室主任李守明,38岁的习水县同民镇司法所干部陈村,28岁的习水县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干部黄永亮,27岁的习水县马临工业经济区国土管理所所长陈孟然和43岁的习水县第一职业高级中学教师冯支洋。

         五个公职人员中,有三个是人到中年了。作为公职人员,男人四十,事业有成,有妻有儿,人生的盛宴刚开始,本应好好珍惜。中介人牵线搭桥,男人没有拒绝,没有报警,却赶去“赴会”。男人应该清楚知道嫖娼是不被法律容许的,男人面对这么年幼的女子,肯定有着清楚的判断力,知道她们的年龄,却没有把持住内心的恶魔,最终被内心的那份性新鲜需求的邪恶占据了上风,最终是“一失足成千古恨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如今,他们都成为了“阶下囚”。男人以“嫖宿幼女罪”起诉,但是大众质疑为何不是以“强奸幼女罪”起诉男人。无论何种罪名,无论最终以何种罪名定案,男人都是身败名裂了。

        周作人在《两个鬼》写道:

“在我们的心头住在Du Daimon,可以说是两个——鬼,我踌躇着说鬼,因为他们并不是人死所化的鬼,也不是宗教上的魔,善神与恶神,善天使与恶天使。他们或者应该说是一种神,但这似乎太尊严一点了,所以还是委屈他们一点称之为鬼。”

“这两个是什么呢?其一是绅士鬼,其二是流氓鬼。……有时候流氓鬼占了优势,我便跟了他去彷徨,什么大街小巷的一切隐密无不知悉,凶酒,斗殴,辱骂,都不是做不来的,我简直可以成为一个精神上的‘破脚骨’。但是在我将真正撒野,如流氓之‘开天堂’的时候,绅士大抵就出来高叫‘带住,着即带住’!说也奇快,流氓平时不怕绅士,到得他将要撒野,一听绅士的吆喝,不知怎的立刻一溜烟地走了。可是他并不走远,只在弄头弄尾探望……”

男人四十,放任性对男人的刺激,对处女有着一种浓厚情结,从而放纵魔鬼,也就把自己带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61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