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叶知秋:用情感解读文字

世事变幻,人生无常,无法左右;触景生情,性情文字,率性而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很喜欢这样的的一句话:“我现在的快乐只想在闲时喝一杯清茶,看点新书,无论他是讲虫鸟的歌唱,或是记贤哲的思想,古今的刻绘,都足以使我感到人生的欣幸。” 对于写文章,有人说过:“看了如还有工夫,便随便写下一点来,也并无什么别的意思,只是不愿意使自己的感想轻易就消散,想叫他多少留下一点痕迹,所以写下几句。” 对此很是有所感触。文章无论如何平凡,终究是自己的文章,它可以表现平凡自己的一部分的同时,也可以借此有了一个展现平凡人生的机会!并且我也不想自己的感想那么轻而易举地消散!

网易考拉推荐

男人四十,性趣盎然(原)  

2009-04-24 09:41:24|  分类: 男人四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核心提示:重体力活的人,虽然白天很累,但晚上,冲了一个热水澡后,他们就很快焕发精神,如龙似虎。对于男欢女爱的事,不会因为白天劳累了一天,他们就不想性生活。一个正常的成年男人,肯定对性有着正常的要求。体力活的男人,思想简单,不像脑力劳动者那样心累,欠缺鱼水激情。他们往往把性生活作为一个男人威武的象征,在女人面前展现男性的刚猛,得到内心的性满足!

  上篇文章写道:“男人四十,性下岗”,这只是个别现象。主要是针对一些有钱男人,他们多应酬,夜夜莺歌燕舞,从而导致性不行。但在中国,不可忽视的是,有一个庞大的群体存在,就是背井离乡的农民工,35岁至45岁是这一群体的“中坚力量”。他们告别了妻子,在异乡打拼,正常的性生活是没有了。而农民工长期缺乏性生活,而性是人的本能,他们很压抑,无处发泄。对这些人来说,性生活是很渴求的,性很正常,不正常的是,没有伴侣在身边,不能缓解生理需要。

  所以一个博友说:“呵呵,说来说去说了一些有钱人家,一些有应酬的男人,那就可以说明四十岁的男人性不行呢?笑话!要知道大多数四十岁的男人还在脚手架上身强力壮,还在田地里挥汗如雨呢,他们一口气就吞下一只鸡,晚上还像狼一样扑向自己的女人,哈哈哈!”

  确实如此,在建筑工地的农民工,力工、钢筋工、瓦匠,他们的劳动强度是很大。不要以为他们白天挥汗如雨,晚上就只会倒头便睡。重体力活的人,虽然白天很累,但晚上,冲了一个热水澡后,他们就很快焕发精神,如龙似虎。对于男欢女爱的事,不会因为白天劳累了一天,他们就不想性生活。一个正常的成年男人,肯定对性有着正常的要求。体力活的男人,思想简单,不像脑力劳动者那样心累,欠缺鱼水激情。他们往往把性生活作为一个男人威武的象征,在女人面前展现男性的刚猛,得到内心的性满足!但是,老婆不在身边的日子,农民工如何能正常解决生理需要。所以农民工普遍有性压抑。

  重体力活的人,对性生活是不会丝毫减少的。农民工身处异乡,晚上的时间,该如何打发?生活单调,妻儿老小不在身边的日子,一个人的生活不要以为很自由,很写意,男人是会倍感孤单的。长年累月在异地,而正常的性需求不能满足,不能解决,男人的非分之想就会浮上心头了,就是在外找“小姐”。

 曾经看过一则关于长春农民工性生活调查的报道,“记者长期缺乏性生活,使很多农民工产生了不良的心理状况。在50个填写调查问卷对象中,70%的农民工对此感到非常郁闷,其中9人感到非常烦躁、3人萎靡不振、5人心神不宁、8人为此出现性幻想。在回答“当看到大街上情侣们亲密地走在一起时,您有何感受”时,大多数农民工表示会对亲密的情侣投去羡慕的目光,也有人表示看到这样的情景感到心酸,还有少数人对此感到嫉妒和难受。对于解决性需求,70%的农民工采取了“自我压抑”;20%的农民工坦陈自己曾找过“小姐”。60%的农民工希望家属来工地探亲。”

 从这看来,男人四十,性要求很强烈。但老婆在老家,鞭长默及,不能为男人提供优质服务。一些农民工在“自我压抑”仍旧无法解决的前提下,不惜背着妻子,找小姐解决问题。对于他们的选择,或许许多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加以指责,但如果换个角度看,人的本能长期被压抑,道貌岸然就是虚伪的。我们该不该对他们的性生活投去多些关注?多些解决问题的办法?

 男人四十,为了谋生,来到城市,夫妻分开了,连正常的生理需要都不能满足,这就是当今中国一些男人的实际。男人,就这样压抑着本能,却是无可奈何!

附网上文章:《长春农民工性生活调查》

链接:

http://www.chinajilin.com.cn/jlnews/content/2007-07/12/content_860209.htm

 白天不懂夜黑

 建筑工地的农民工最为纯粹,力工、钢筋工、瓦匠等,无论是劳动强度还是劳动时间上,他们都付出得最多。长春市的农民工大多来自双阳、德惠、榆树、农安、九台等周边县市区的农村,小的十八九岁,大的五六十岁,而35岁至45岁是这一群体的“中坚力量”。

 6月20日至7月8日,记者走访了宽城区、净月开发区等地的10多个建筑工地,采访了百余名男性农民工,并对其中50人进行了农民工性生活抽样问卷调查,有2成农民工坦陈自己曾找过“小姐”。2成找过“小姐”

 在调查中,记者发现长期缺乏性生活,使很多农民工产生了不良的心理状况。在50个填写调查问卷对象中,70%的农民工对此感到非常郁闷,其中9人感到非常烦躁、3人萎靡不振、5人心神不宁、8人为此出现性幻想。在回答“当看到大街上情侣们亲密地走在一起时,您有何感受”时,大多数农民工表示会对亲密的情侣投去羡慕的目光,也有人表示看到这样的情景感到心酸,还有少数人对此感到嫉妒和难受。对于解决性需求,70%的农民工采取了“自我压抑”;20%的农民工坦陈自己曾找过“小姐”。60%的农民工希望家属来工地探亲。

 一位31岁的农民工向记者吐露了心声:每次上街看见美女想打招呼认识,却又怕人家误会。这令他很苦恼。他说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,肯定很想过正常的性生活。由于长年在外打工,常有找“小姐”的念头。“男人嘛,总会想的,但哪有钱啊?”受经济条件影响,他说从没找过小姐。每当想老婆想得受不了了,他就去冲冷水澡,或者手淫自己解决。

  拼命控制自己

  41岁的老马在完成调查后与记者攀谈起来,他说他和大多数农民工一样,生活单调,除干活以外就是吃饭、睡觉,由于劳动强度很大,收了工就只想睡觉。虽然性是人的本能,但在这种状况下哪有心情想呀,累了倒头便睡。

  他不讳言经常有与街上女性发生性关系的冲动,甚至产生过半夜出去拦个女人强奸的想法,但他知道那是犯法的,只有拼命控制自己。“干了一天活,累啊,晚上就想睡觉。有的时候再喝点酒,既解乏,又能早点睡觉,睡着就好了。”

  在工地里,有几个瓦匠被工人们羡慕得不行,因为他们有特别“照顾”。他们在开工前,就已经和老板谈好了,即使钱少点儿,一个月也得回两次家。与那几个瓦匠相比,今年43岁的老黄就没有那么幸福了。他是一名力工,父母、老婆、孩子都在榆树农村老家,他已经在外打工20个年头了。“每年出来干活,只有农忙的时候才能回去。这次出来3个多月了,一次家都没回呢。”

  有的找“相好的”

  记者问是否有人通过找“小姐”来解决性生活时,他们一阵哄笑。“你采访他吧,他是个老光棍,挣点钱就去找‘小姐’。”工友们毫不忌讳地说。他们说的是老李,今年45岁,在工地里当电工。他结过婚,不过在15年前已经离了。老李说:“不能开工时,我洗个澡,换上干净一点的衣服,出去溜达溜达,有女人答话,就解决一下。”他告诉记者,工地里跟他一样找“小姐”的人很多,有的还找个“相好的”。

 提到找“小姐”,工人们都抢着“报料”。19岁的小徐来自农安县,今年是他来净月这个工地干活的第二年。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干完一天活后,大家都浑身臭汗,便有人建议到工地附近的一家小浴池去洗澡,他们把小徐也拽去了。小徐洗完澡出来,找不到同来的工友,只好在休息大厅等。这时过来一名穿着浴袍的中年女子,跟小徐攀谈起来。知道小徐的情况后,女子告诉小徐说他的工友都上楼了,可以带他上去找。上楼后,这名女子却把小徐领进了一个包房,并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了,接着开始脱小徐的衣服。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,小徐不知所措。女子说,他的工友都去找“小姐”做那个事情了,看他年轻,没有过性生活,打算免费帮他解决。在女子的不断挑逗下,小徐终于没有控制住自己,跟她发生了性关系。事后,那名女子不但没有向他要钱,还给了他一个“红包”,里面是6块钱。

 上网聊天浏览激情美女写真

 25岁的小刘是德惠市人,厚厚的嘴唇,绛紫色的双颊,一脸农家孩子的质朴憨厚。在外打工的几年时间,他从一个普通的力工熬到力工班组长。

 虽然干完一天活,已经十分疲惫,但是年轻力壮的小刘却有着过剩的精力,于是和他同样精力旺盛的小伙子们会常常聚集在一起,以他们的方式消磨时光。开始时大伙只是打打扑克,输赢并不大,后来有人玩腻了,提议去上网。

 网吧距工地并不近,一个来回大约有3公里。用了不到1个月的时间,小刘学会了上网,学会了和素不相识的陌生女生谈天说地,学会了浏览充斥着激情美女写真的网页。“不少城里人对农民工有偏见,瞧不起我们。”小刘对这些早已有所感受,所以他在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里,从来不向对方表白自己的身份。“通过上网,我知道了不少关于男女之间的事情。真想在那上面认识个对象,可就怕人家知道我是一个干体力活的不干啊。”

 从未谈过恋爱的小刘充满了对爱情的渴望,可对未来的婚姻伴侣他却迷茫得很。被问及是否有过性生活,小刘一脸憨笑,闭口不答。

 农民工成性病艾滋病高危人群

 几乎每个建筑工地都有农民工因为“性压抑”太久得不到解决,而出去找“小姐”。40多岁的老李告诉记者,去年他呆的那个工地去过一些人,给他们发安全套。“我多要了几个,回到工棚就被几个小伙子给抢跑了。”“我也不认得几个字,就听他们在那儿念什么说明。后来我找个没人的地方,照着他们说的方法戴上了,自己解决了一下。”说完老李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。

 长春市卫生局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员表示,农民工已成为性病、艾滋病传播的高危人群,农民工的性生活情况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。虽然农民工找“小姐”是违法的,但是从人文关怀的角度出发,他们多次走进工地为农民工发放安全套,宣传预防性病、艾滋病的知识。去年10月18日,在省文化活动中心,他们联合其他部门,为1500名农民工现场宣传和讲解性病、艾滋病的预防知识,并发放了4000只安全套。今年3月24日,他们走进汽车产业开发区的一家工地,向农民工发放1500只安全套。

 有市民理解农民工找“小姐”

 记者就农民工的生存状况随机采访了一些长春市民,提到这个话题很多人都感到“难以启齿”,多数人选择一笑了之,随即走开。

 市民杨先生说,农民工为长春的建设作出了不小贡献。脏活、累活都是他们干的,劳动强度之大几乎是每个城里人都无法承受的,但是他们挣的工钱却不多。而且他们长年在外打工,几个月也回不了一趟家,他们的性生活自然无法解决。“他们找‘小姐’我个人能理解,城里人还有找的呢,农民工为什么不能解决自己的生理需要呢?”

 工头认为建“夫妻房”不现实

 宽城区一个工地的工头告诉记者,农民工出来打工就是干活、挣钱。由于长期出门在外,而且他们的工作环境根本不能给予他们更多的精神追求,更别说性追求了。“像我们这样的大型工地,从开春到下雪,一个工期下来起码七八个月以上,这期间,绝大多数农民工都没有性生活。”

 他听说过南方一些大城市有工地设立了“夫妻房”,但他觉得这个方式很难实现。“哪个工地都不愿意花这笔钱,再说就是给他们建成‘夫妻房’了,谁也不会让自己的老婆大老远地从老家赶来,就因为解决那点事。”

  专家建议丰富农民工业余生活

  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付诚说,政府帮农民工解决了工资拖欠的问题,保障了他们的物质生活。但作为城市的一个特殊群体,农民工的精神生活同样需要关注,政府或社区应该多为农民工搞一些文化活动,这样既能丰富他们的业余生活,也能分散他们对性需求的注意力。如果把他们的工作时间变成弹性的,有固定的休息期,农民工就可以回家解决生理需要。如果政府、公益性组织或者企业在工地设立“夫妻房”,也是解决农民工性生活的好办法。

 由于农民工的生活基本上是两点一线,交际圈子小,很难接触到其他群体,所以年轻农民工都找不到对象。社会应该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,让他们更多地接触社会。

 记者博客

 本能面前粉饰都是虚伪的

 性,如今早已不是什么隐晦的话题了,跟满街追求“性”福的小广告和充斥生活的“有色”话题比起来,农民工的性生活问题却很少有人关注。有人认为在农民工的工资问题还没完全解决的时候,关注他们的性生活,就好比下雨天不修漏雨的屋子却想着豪华装修。

 可事实是,在人的本能面前,一切矫情的粉饰都是虚伪的,因为真实存在所以更显得重要。所以有了人大代表关注农民工性生活的提案;有了地方政府要建夫妻房的想法;有了今天这篇报道……所有既定的社会伦理中,都是先有现象才产生相应的认知,我们不想看到有一天,人们再提到农民工,仍然将社会不稳定因子的帽子扣在他们头上,那么,就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找出问题的源头,寻求解决的办法吧!何时,城市中能少几个面带倦容却眼神流连的身影?何时,人们关注普通人生活的时候不再将农民工作为一个特殊的例子?
       来源:中国吉林网—东亚经贸新闻 2007年07月12日

   (责任编辑: 田文广)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05)| 评论(3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